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中国武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林快讯 > 功夫资讯 > 正文

中国金腰带拳王每天坐50站地铁 靠打杂为生

时间:2015-08-29 21:48 来源:未知 作者:-1 阅读:
刘文擘
  刘文擘
 
  刘文擘,1983年出生,目前中国少有的重量级MMA选手。曾在“武林传奇”的比赛中,获得过金腰带。2013年11月,他所签约的赛事机构“武林传奇”因投资人暂停投资而停业,刘文擘的职业生涯被迫暂停,生活陷入困顿。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对于搏击的热爱。
 
  没有比赛的拳王
 
  刘文擘已经有两年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了,职业道路暂停了,但他的训练并未中断过,他还在等待下一份合同及下一场比赛的到来。
 
  刘文擘是三家拳馆的高级私人拳击教练,几乎每天他都要在三个拳馆中奔波:一个在东三环的劲松、一个在南三环的宋家庄、还有一个在东二环的东四;另外,他还是四个训练馆的选手:一个在东北四环外的望京、两个在东二环内的什刹海、还有一个在南三环外的木樨园。而他住在西北四环外的清华周边。
 
  早上九点出门后,地铁是与他相伴时间最久的。他不是在去训练馆的路上,就是在去教拳的路上。他说,地铁能保证他准时到达目的地,也是他唯一休息的场所。他甚至数过自己每天单程所经过的地铁站共有50站。
 
  刘文擘背了一个半人高的双肩包,那个背包里面塞满了他训练和上课所需的物品:衣服、训练鞋、拳套、头盔,每天他都要背着这个背包穿梭在各路地铁和场馆之间。累了、困了,他就在转场的地铁上恢复、调整。
 
  世界上只有最顶级的、站在塔尖上的那几个MMA选手才能挣钱,这些选手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广告并非赛事奖金、出场费。UFC一线选手的出场费仅有一线拳击手的十分之一。2015年全世界最赚钱的运动员就是两个拳击手:梅威瑟和帕奎奥
 
  MMA如篮球,是一项运动;UFC就像NBA,代表着MMA这项运动的顶级职业赛事水平。征战UFC的中国选手张铁泉(微博)的出场费只有几千美金,刘文擘不是UFC选手,他的身价自然达不到UFC选手的高度。
 
  自2006年真正成为一名MMA职业选手以来,刘文擘早就明白了一件事——不能依靠赛事奖金而活。这七年间,他经历过1500块人民币的出场费,经历过2000人民币的生死战奖金,还经历过辉煌的5000美金的MMA世界杯四强奖金,他所听说过最高的奖金是1万美金,但他没有拿到过……说到底,MMA选手都谈不上职业,因为选手们根本能依靠奖金而活,他们需要去教拳、串场比赛、打工来支撑自己继续从事MMA,来养活自己和家人。
 
  “我在MMA的擂台上见过很多对手,他们不一定富有,但他们都割舍不下这项运动,这是精神上的一种追求,奖金是重要,但排不到第一位。”他说。
 
  一般MMA选手的赛事收入由出场费、胜利奖金、KO奖等几部分组成,知名选手还能够从付费电视台分得一杯羹。说起赛事收入,刘文擘笑了。
 
  为了比赛而打零工
 
  没有比赛的日子,刘文擘反而更加忙碌。他每天早上九点出门,晚上12点左右到家,周一至周日无休,根本顾不上陪妻子、儿子,更顾不上料理家务。
 
  作为一名高级拳击私人教练,刘文擘的私教课一人一堂课500块人民币。“我的学生年龄都比较大一些,大多数都是30岁以上,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,最大的一个是53岁。”他的言语中颇有几分自豪,“我们是一对一教学,一般一天有三堂课,多的时候一天七堂课。我的学员相对比较固定。俱乐部跟我分成。”
 
  当手机有提示音响起,刘文擘便会说一句“对不起”、“不好意思,我处理下”,接着他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迅速滑动起来,那是在忙网店的事情。
 
  “一天就发一次货,如果下午下的单,我都会告诉顾客,我出门了,明天中午再给你发。如果他们特别着急,我会给他们发顺丰。”他说。
 
  教拳和开网店是刘文擘退役之后一直尝试的,只不过之前开的是情趣用品店,但生意冷清,“没有人愿意跟熟人买情趣用品。”他解释道,所以这个店就关门大吉了。今年三月他开始销售运动营养品,最初的想法只是将自己的特长、经验分享给大家,没想到却成为了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 
  “教拳和网店是我的主要收入来源,很稳定。现在对我来讲,比赛要打就打影响力大的,不一定是奖金高的。”刘文擘说,有了这两份稳定的收入,他在MMA的投入自然也更加专注,他规定自己每天必须进行两个小时的训练,以时刻迎接比赛的到来,“我不靠赛事奖金而活,那样太辛苦了。”
 
  刘文擘的手指头很粗、很结实,每一根都蓄满了力量,所以他选择了一个很大的手机以方便处理网店的事情,普通的手机在他手中很难把握键位——这是一双武人的手。
 
  虽然是拳击选手转型成为一名MMA选手,但刘文擘仍然遇到了不少困难,他花了四年时间完成了从意识到技术的完全转变。“为了MMA的比赛,我去练习巴西柔术、泰拳、摔跤等一系列武术。”他回忆说,“每个项目练到比较熟练、状态比较好的时候就不难么难了,难就难在一开始的时候。我是拳击运动员出身,比较擅于站立打击的模式,而MMA在倒地后仍可以继续打击,从防、摔倒继续防守再到反击,这对五六年前的我来说是比较困难的。”
 
  因为国内没有一个真正具备综合散打、拳击、自由搏击、柔术、摔跤等武术能力的人,所以刘文擘从五、六年前就开始去寻找各个单项最高水平的地方训练,然后靠自己去综合及总结,这个模式一直持续至今。他去拳击队练拳击、去散打队上对抗、去柔术馆练实战……“如果去国外,我会得到职业的MMA教练的指导,环境也更单纯,不需要做这么多的工作,但是去国外训练需要有扎实的经济实力,我现在还不具备,所以我曾说过,中国的职业选手将会出自于富二代中。”
 
  渴望重返擂台
 
  “武林传奇”停业后,金腰带得主刘文擘接到了几家颇有影响力的MMA赛事机构的邀约,但他迟迟没有签字。“经过这么多事情,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急于选择了,骄傲一点说,我现在是有点儿身价的人了,需要谈一些条件。”他笑道。
 
  刘文擘感叹说,七年来MMA在中国发展十分迅速,这与国内第一个MMA赛事“英雄榜”密不可分,那个赛事虽然只办了三届就没了,但它让中国人知道了MMA这项运动。
 
  “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个新人,不懂行,总被安排与水平比我高的人打,一打就输,变相给别人刷战绩呢,这也是我最遗憾的地方,我前期的战绩太差了。后来能赢一些了。”刘文擘说。
 
  在多家邀约的赛事公司中,有一家愿意向刘文擘提供丰厚收入的合同,但刘文擘并不动心。“这个圈子里有个称谓叫做‘末代王者’,我不想因为‘武林传奇’没了而成为这个‘末代王者’。”刘文擘进一步解释道,“我是‘武林传奇’的冠军,如果他们只是给我钱并没有把我当主角去运作,为了彰显他们赛事水平很牛,他们很有可能就安排一个很厉害的人跟我打,如果我输掉比赛,他们就会说,这就是那个冠军的水平,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所以我需要跟他们谈,需要他们一个明确的态度。如果以钱作为目标的话,人就迷失了,容易走弯路。”
 
  尾声
 
  2015年5月,两年没打比赛的刘文擘终于重返擂台,在青岛参加了一场MMA的赛事,对战哈萨克斯坦拳手波兰巴耶夫,这场比赛最终以平局收场。
{dede:pagebreak/}

(责任编辑:Mr.Young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-1.cn/a/xinwenzhongxin/gongfuzixun/4099.html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