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中国武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华武术 > 兵器谱 > 正文

单筒袖箭

时间:2014-01-17 16:01 来源:www.m-1.cn 作者:M-1功夫资讯网 阅读:
单筒袖箭
  一、单筒袖箭之构造
 
  袖箭一物,并不靠手劲而发出,完全靠机括之力量,亦可分为单筒、三星、梅花、七煞等数种。兹先述单筒之一种。所谓单筒者,即每次只能发一箭之箭筒也。
 
  筒之外廓为铜铁所铸,长八寸,圆周对径约八分。筒顶有盖(此盖连接于筒身,不能启闭),盖之中央有一小孔,即装箭之处。筒盖旁一寸处,有活落之蝴蝶翅一片,亦钢制,如弩上之牙,用以司启闭。插箭筒中,关住蝴蝶翅,即将箭轧住;但一启之,箭立射出。
 
  其内部则为纯钢丝盘就之弹簧,长与筒相等,对径较筒略小,顶上连一圆铁板,与筒之内缘吻合,末端亦为一盖,较筒身略大。与筒之末端,内外各有螺旋,可以衔接,至其弹簧之每一回旋处,二钢丝相距约一分,故有伸缩之力。箭筒制法,大略如此。
 
  其箭杆则用竹制,长七寸,中间不可有节,粗如最细之箸,上面装一锐利之铁箭头,长约一寸,成梭子形。箭杆上部宜有微陷,备蝴蝶翅关锁之用。此外,另须备一箭插,每插共箭十二枝,以备应用。
 
  用时先插箭于筒,将弹簧极力压下,用蝴蝶翅将箭关住。若将外面蝴蝶翅拨开,则内部之弹簧暴伸,箭即被推送而出矣。至发箭之远近,则全视弹簧力之强弱而定矣。
 
  二、单筒袖箭之练法
 
  袖箭之为物,与别种暗器不同,发射既不须用指掌之力,其取准之方法亦自与绳镖、脱手镖各异。以余观之,实较易也。
 
  其立标画的等法,可参看脱手镖练法,不必细述。至其携带之方法,则于衣袖之内,近小臂处做三段扣带,缚住箭筒,其蝴蝶翅则向内,筒之前端近腕。发射时但将手缩入袖内,握住箭筒之头,以中、食二指前出,大指扳蝴蝶翅,中、食二指指向何处则箭亦必射向何处,必不旁出。
 
  练习袖箭,先须练装箭。初时右手执筒,则左手装箭;左手执筒,则右手装箭,两手交互行之。然此等装箭法,在暇裕时固无不可,若在匆促之时既感不便,又易为敌人所窥破,殊非所宜。故必须练后手装箭法,尤以练左手为佳,盖右手尽可一面与人交兵,而左手之袖箭可同时发出,袭人之不备也。
 
  一手装箭须用腕力,箭插悬左腰间,箭头向上,以便拔出后即可装入箭筒,不必倒头也。插入时,宜以臂压住箭筒,然后用大、中、食三指拈住箭杆前端用力插入,虽较为费力,然习之既久,习惯成自然,亦颇便利也。
 
  单手插箭精熟之后,即可打靶。其法之由大而小,固无异于打脱手镖,唯取准之点则在中、食二指。先以无名指、小指拢住箭筒之外旁,使上旁与掌心相贴,大指则居其内旁,紧按蝴蝶翅,中、食二指并列前出,指定目标之所在扳机发箭,必能射中。唯在扳机之时,手切不可摇动,若微微一震,在手摇动虽极轻,其箭发出去的必远,盖所谓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也。
 
  射法分为正射、反射、侧射等等。举手向前,箭从平面而出者,为之正射。翻掌上射,或折臂向后发箭者,为之反射。用手向左右两旁发箭者,为之侧射。
 
  此物用力既微,取准亦易,故有一年纯功,其技已大有可观,非若练脱手镖之繁难。至各种射法,但须练到功深之后,熟极而流,自生奇巧;穿杨贯虫之技非笔墨所能传其玄妙,要在学者之心领神会矣。

  三、单筒袖箭之源流
 
  暗器以宋代发明者为多,袖箭一物,亦自宋代始。
 
  真宗时,云阳白鹤馆中有道士号霞鹤者,少曾云游四海,名山大川足迹几遍。入川时,慕峨眉七十二峰之胜,流连不忍去,日就山中寻异境,饥则摘果实以果腹,乃于琵琶峰得一石屋,屋广可容五人,为天然形势,非人力所凿成者,后壁半启,有微光透露,疑为修真者之洞府。欲穷其异,就罅隙中侧身而入,则又为一屋,较外屋为小,并有石榻,一榻上有书一函,知为异书,启而视之,题曰“机轮经”,盖后汉诸葛武侯所著,皆言制造各种机关之法。
 
  霞鹤得此,诚属意外,乃竭力发其秘,凡一切木牛、流马、火炮等法,无所不能,唯竭力自秘,不肯轻易示人。迨归云阳,即一试其技,创作袖箭,试于众,群称怪异。盖其器虽小,其力甚足,每箭亦可近百步,又便于携带,故人争求之。霞鹤亦以此等小技,无自秘之需,故为绘图说明制法,于是世间乃有此袖箭。后又为军中造飞天神雷,亦为宋代战争之利器,惜其书终不示人,致余技失传也。
 
  余或居泰安时,陈师凤风有友人徐石荪者,擅袖箭之技,百发百中,人称为“小养由基”,随发随装,其速无比。曾请其试演。先立一软靶,以白布为之,上画红心,不及一钱大。徐立七十步外,举手射之,箭贯红心,而不落地,穿于靶上。一箭甫出,其手中一箭已装就,哧然一声,正中第一箭之末端,前箭坠而第二箭又穿入如前状。如此连发九箭,皆贯一孔,且皆穿于靶中而不落地,洵难能也。据徐自云,此种射法名为金蛇接尾,为箭谱中上乘射法,较之五凤归巢、三星袭月等法为难。
 
  陈师笑谓之曰:“子之技,余知之深。此种射法,固已超凡入圣,技犹未尽也。所谓对口箭者,射法不较此为尤奇乎。盖一试之,俾后生小子之广其眼界也。”徐笑颔之,乃装箭入筒,一箭向空射去,手中又装一箭,待上射之箭力尽转身向下时,第二箭又向上发出,与前箭遇于空中,两镞相对铮然一声,将前激开丈余,旁落地上,第二箭又力尽转身向下,而第三箭又发,以镞抵镞不差累黍,连发五箭皆如此。然后收箭入囊,笑语我侪曰:“拙技尽于此矣。以此儿戏事浪得浮名,不免为天下英笑也。”余请其技,则曰:“学技毋苦不成,亦毋苦不精,但依成法下苦功练之,由疏而熟,熟极则百巧皆生,变化因之,即一举手一投足,亦莫不含有巧妙之作用。余之射法,初亦无异人处,但得一熟字耳。子诚能刻苦自励,数年之后,会见其技之出于余上也。”
 
  徐人极疏小,特精干之态,令人肃然,而和蔼可亲,谦逊有礼,又令人敬爱。其箭法之神,非特一时难寻其匹,即古之善射者恐亦未必过之,始知其得小养由基之名,非偶然也。

(责任编辑:Mr.Young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-1.cn/a/zhonghuawushu/bingqipu/3461.html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中国古代暗器全盘点
下一篇:
推荐内容